四川男子刺伤前妻及前妻现任丈夫后坠亡 警方通报


董恩盛的研究方向是疾病模型,也就是用数学模型和计算机代码来解释一些流行病学、公共健康方面的问题,对全球流行病的发展趋势做基本的判断和推测。在今年1月份,新冠肺炎疫情还尚未在全世界范围流行起来时,他就和导师达成一致意见,想要做这样的一份数据地图。

杜鸿儒说:“从数据上来看,美国目前是全世界(疫情)最严重的。中国疫情防控对其他国家都是很好的榜样,我希望世界上各个国家可以参考中国的防控手段,希望能早日控制全球的疫情。”辟谣:群体免疫政策故意让60%的英国人感染?

“当前流行病的增长可能会使COVID-19患者的临床需求与医疗资源配置之间产生不平衡。如果不可能为所有患者提供重症监护服务,则有必要应用可获得重症监护的标准——这取决于可用的有限资源。”

“如果情况变得非常特殊,政府将建立标准,衡量患者的疾病康复能力,以便根据资源配置情况对个别病例做出治疗决定。”

另一名网友回复她:“您,我以及看起来数以千计的人都有这种经历。我的医生证实了一种奇怪的呼吸道病毒,这种病毒很难消灭,在去年秋天持续了2-3个星期,他们不知道那是什么,不是流感。”

早在去年5、6月份的时候,董恩盛与导师劳伦·加德纳便在一个针对美国麻疹病毒风险性分析项目中做了一个类似的数据可视化地图,当时引来一些美国主流媒体的报道。所以,在技术思路上是比较成熟的,这份新冠肺炎疫情图表也很快就能调试上线。

不过,也有网民提醒Peter Antevy:“也可能你在更近一段时间内成了一名无症状感染者”,Peter Antevy表示,也有这种可能性。杨占秋认为,他是否属于这种情况并不好说,但值得注意的是,“他表示自己当时的症状‘比流感更糟’。”

目前,随着这份疫情地图更新数据的持续增加,董恩盛他们的团队也从最开始的两三个人,发展到现在包括本系其他博士研究生、以及其他学院志愿者,再加上合作提供技术支持的公司,一共有近50人的团队在对这样一个每天点击量超过10亿次的疫情地图进行维护。

辟谣:意大利政府已放弃治疗65岁以上老人?

有媒体报道,在随后的3月14号,各个领域两百多个专家联名给英国政府写信,要求采取更严厉的社交隔离(social distancing)政策。同时,超过两百名行为科学家要求政府公开更多证据以支持政府所说的“行为疲劳”(behavioural fatigue)。但实际上,这两封信与群体免疫的争论都没有很大关系。